边缘约会应用值得投资者关注

与约会巨头Match Group和Bumble这样的公司竞争似乎令人生畏,这两家公司完全稀释后的市值总计超过了500亿美元,但很多公司都在尝试运营约会业务。

Laura Forman2021年9月14日15:30 CST 更新

https://cn.wsj.com/articles/边缘约会应用值得投资者关注-11631602208?st=sokh18v0bttuxo2&reflink=desktopwebshare_permalink

Ted Lasso是个黄金单身汉,但他不在Tinder、Bumble或Hinge上。他和Apple TV +最新流媒体大热剧集中的其他人物都在Bantr上,这是一个虚构约会应用,以有趣的对话而不是传统的自拍和尖锐的评论为特点。

虽然你无法买到Bantr的股份,但你仍然可以通过探索越来越多的边缘约会应用,用Lasso的方式对爱押注。这个领域的独特之处在于,消费者同时使用多个应用。App Annie的数据显示,自2019年1月以来,仅在Android手机上,美国用户总计平均每月花在各种约会应用上的时间就有740万个小时。与约会巨头Match Group和Bumble这样的公司竞争似乎令人生畏,这两家公司完全稀释后的市值总计超过了500亿美元,但很多公司都在尝试。

即使是不太知名的应用,规模也不是那么小。Coffee Meets Bagel每天中午向用户提供经过算法挑选的配对对象。该公司表示,自其2012年推出以来,已经提供了超过1.3亿次配对。致力于让对话更容易开始的Hily表示,它现在拥有超过2,200万用户。根据App Annie的数据,专注于视频优先约会的Snack上个月是美国下载量排名第十的约会应用。Ashley Madison是美国上个月下载最多的20个约会应用之一,用户是那些虽然处在恋爱或婚姻关系中,但仍想交友的人。

还有更多非常具有特点的此类应用。The League称它的红娘都受过常春藤盟校教育,而Raya则模糊了约会和职业社交之间的界限,而且非常私密,据说受到了名人的青睐。Bristlr是一款为蓄须人士寻找胡子爱好者的应用,Lawyr是一款面向法律专业人士的应用,而Gutsy是一款针对存在消化问题的人士的应用。

有些应用只是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来帮助它们起飞。以专注于千禧一代的交友应用Hinge为例,Match在2018年获得了Hinge的多数股权,然后在2019年收购了后者。App Annie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Hinge在美国的下载量仅为10万次左右。到2021年3月,这一数字接近60万。Match表示,第二季度Hinge收入增长了150%,在去年增长了两倍之后,今年有望增长逾一倍。

Match收购Hinge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在约会应用Tinder之外实现多元化,因为人们的约会需求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该公司还运营着一些规模较小但其认为潜力巨大的应用,比如黑人单身人士应用BLK和拉丁裔约会应用Chispa,这两款应用都是由内部开发的。该公司还在2019年收购了一款总部位于开罗的伊斯兰约会应用。

考虑到这一点,投资者的明智之举是密切关注那些规模较小的线上约会应用,其中一些公司已经上市。例如,总部位于柏林的Spark Networks去年的收入为2.33亿美元,略高于Match暗示的Hinge今年有望实现的约2亿美元收入。Spark运营着13个品牌,包括Christian Mingle、JDate和Zoosk。Spark的产品组合偏向于年龄较大的用户,据该公司称,它在45岁以上人群的线上约会市场中占据30%的份额。

此外,路透(Reuters)本月早些时候报道,eHarmony的所有者ParshipMeet正准备于2022年上市。该公司运营八个品牌,经营重点在美国、英国和欧洲大陆。据其大股东的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收入为1.39亿欧元,相当于1.642亿美元。

约会业务并不容易运营,即使对市场领先者来说也是如此。Match没有透露Tinder的用户总数,但据估计约有7,000万。Match第二季度的业绩显示,在这些用户中,只有960万人为该应用上的服务付费。

规模较小的公司可能有一天会凭藉自己的实力成为瑰宝,但大多数公司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比如,Spark去年公布的调整后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EBITDA)约为16%,远低于Bumble的26%和Match的37%。但如果该公司起飞,现在买入的投资者会很划算:Spark的市值不到预期EBITDA的5倍。而Match和Bumble平均约为36倍。

对爱进行投资可能很棘手,但找到爱真的会有回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