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复苏之际,煤炭成为矿商的摇钱树

矿业公司正在从开采动力煤上赚个盆满钵满。最大的海运动力煤出口商嘉能上半年实现创纪录利润,并预计今年余下时间煤炭市场将是一棵巨大的摇钱树。

Joe Wallace / Rhiannon Hoyle

https://cn.wsj.com/articles/全球经济复苏之际,煤炭成为矿商的摇钱树-11628223910?st=fj9d867v7aqf3lp&reflink=desktopwebshare_permalink

矿业公司正在从开采动力煤上赚个盆满钵满,而这是一个许多人试图退出的业务。

在全球经济复苏期间,由于供应难以跟上中国和其他地区的需求,用于发电的动力煤价格已经飙升至10年来的高点。分析师预计价格将保持高位,因为人们担心这种燃料对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矿业公司越来越难以获得许可或资金来开采更多的动力煤。

动力煤价格的上涨正在填满包括嘉能可(Glencore PLC, GLNCY)、Peabody Energy Corp.和澳大利亚Whitehaven Coal Ltd. (WHITF)在内的矿商的腰包。尽管面对环保主义者和华尔街要求放弃动力煤的压力,这些公司仍坚持动力煤业务。最近的价格上涨也为必和必拓(BHP Group Limited, BHP)等一批致力于退出动力煤行业的矿商送了一份离别礼物。

最大的海运动力煤出口商嘉能可周四公布2021年上半年实现创纪录的87亿美元利润,同比增长79%。煤炭产量的下降抵消了上半年末开始的价格飙升带来的影响,但嘉能可表示,今年余下时间煤炭市场将是一棵巨大的摇钱树。

南非投资公司Allan Gray的基金经理Sean Munsie表示:“对于一个负责任的运营商来说,你仍然可以通过这些矿场大赚一笔。”Allan Gray是嘉能可的一个外部大股东。

投资者正在回报那些坚持开采煤炭的矿商。今年以来,Peabody股价已涨逾三倍,在伦敦上市的嘉能可则上涨40%以上,Whitehaven上涨约30%。

即使股价上涨,企业也难以为动力煤项目融资,这就限制了动力煤的供应。在因碳排放问题而停止为某些交易融资的美国和欧洲银行中,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在2020年表示,如果所提供资金将被用于开发全新的煤矿,该行不会提供项目融资。日本、韩国和中国的金融机构也纷纷撤离该行业。

嘉能可之前表示,根据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计划,该公司将继续运营其在哥伦比亚、澳大利亚和南非的煤矿,直到资源枯竭,这一做法与其他大型多元化矿业公司截然不同。

力拓股份有限公司(Rio Tinto Ltd., RIO) 2018年脱离了煤矿行业,将资产出售给嘉能可、Whitehaven和印尼PT Adaro Energy Tbk等公司。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 NGLOY)今年6月分拆了南非动力煤业务并使其成为一家独立公司,这让该公司有望在明年年中前停止生产能量煤。

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 PLC)和全球市值第一的采矿企业必和必拓最近同意将它们在哥伦比亚的Cerrejon煤矿项目的三分之一股权出售给嘉能可。必和必拓同时也在寻求退出动力煤开采业务,但该公司在澳大利亚仍拥有一块较大的动力煤业务,煤炭价格高企应该会有助于提升这块业务的利润。

2021年上半年,必和必拓收到的动力煤报价比之前六个月高出了约60%。该公司还从铁矿石、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价格高企中受益。必和必拓将于8月17日公布财年业绩,分析师们预测,这份业绩报告将显示必和必拓财年利润大增、股息大幅提高。

煤炭价格的上涨让美国煤炭开采行业有了喘息之机。之前,煤炭市场在新冠疫情初期下滑,导致了几家较小企业陷入破产境地。总部位于圣路易斯的博地能源公司(Peabody Energy Co., BTU)公布第二季度收入同比增长15%,并正在投入资金扩建采矿项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Jim Grech对分析师表示,尽管美国的煤炭需求正下降,但全球煤炭需求将增长。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矿业分析师Tyler Broda表示,某些品级煤炭的交易价格已升破150美元/吨,尽管如此,那些打算离开煤炭领域的大型国际矿商不太可能对他们的决定感到后悔。他说:“投资者普遍厌恶动力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