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制裁俄罗斯标志着全球化再遭打击

由美国牵头的将俄罗斯逐出国际商贸体系的行动,标志着指导美国政策近30年的自由贸易愿景再添一道裂痕,预示着未来国家和企业不再与对手进行贸易,而是更多关注于志同道合的伙伴。

经济制裁俄罗斯标志着全球化再遭打击

由美国牵头的将俄罗斯逐出国际商贸体系的行动,标志着指导美国政策近30年的自由贸易愿景再添一道裂痕,预示着未来国家和企业不再与对手进行贸易,而是更多关注于志同道合的伙伴。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美国和西欧盟友采取了迅速且严厉的制裁行动,包括禁止或缩减对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进口,以迫使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撤军。

西方国家还采取行动将俄罗斯多家银行踢出国际金融网络,一个由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组成的联盟已提出立法,呼吁美国施压暂停俄罗斯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的资格,若能成形,这将是WTO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行动。

贸易律师、曾任WTO贸易法庭法官的Jennifer Hillman说:“我们所知的贸易体系开始分崩离析,该体系以WTO为核心,有一套人人都遵守的基本规则。”Hillman目前在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国际法。

全球化概念主张各国消除贸易壁垒,自由贸易,重点放在各国最擅长的行业和服务。然而,近年来这一概念一直面临阻力,这一方面归因于经济对抗、富裕国家制造业岗位流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一些人反对全球化,那些人说,开放商业边界不符合最佳国家利益,尤其是在紧急情况下。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引发了反全球化趋势。随后,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国对个人防护用品、电脑芯片等海外制造产品的依赖,从而加剧了反全球化趋势。

Hillman认为,未来的国际贸易协定可能以大型区域性协定为主,在此类协定中,参与者拥有更多共同利益,比如2020年签署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exico-Canada-Agreement)。

“我认为未来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贸易区域,在那些区域里,志同道合的国家结成联盟,”Hillman说。“这些区域是否会发展成正式的俱乐部,只与俱乐部内的自己人进行贸易、不与外人贸易,现在还难以预测。”

全球化的支持者指出,自由贸易带来的利好影响是深远的,为企业开辟了新的市场,令各种消费品价格更加实惠。把更多的生产线转回国内,势必会加剧本已在上升的通胀。

专注于美国国家安全的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顾问Bill Reinsch称,运输和通信技术仍使得全球性贸易对企业具有吸引力,让企业得以提供最有竞争力的产品。

“孤立俄罗斯的行动在短期内非常令人满意,因为俄罗斯的所作所为恶劣透顶,”Reinsch表示。“但没有人想谈论削弱国际机构造成的长期后果。”

尽管全球化带来诸多好处,但至少十年以来,世界已在朝着逆全球化方向发展。按一项标准衡量,全球化的高潮出现在2008年,当时世界出口在全球GDP中的占比达到31%。到2020年,这一比例降至26%。

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还在上调进口关税,这又制约了全球贸易的发展。据WTO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受到关税等贸易壁垒影响的贸易额已从1,260亿美元升至1.5万亿美元。

冷战后的乐观情绪

WTO创立于1995年,当时正值冷战后人们乐观情绪高涨,认为全球将团结在自由贸易、市场开放和日渐兴盛的全球民主理念下。WTO签署国承诺不加歧视地向所有其他WTO成员提供同样的贸易条件。

“到1995年,我们有了‘同一个世界’的看法,”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经济学教授、全球贸易历史学家Douglas Irwin说。“没有不同的系统……WTO下有一套规则,全球价值链和全球供应链,一切都是整合在一起的。”

Irwin说,多年来,这个系统的压力一直在不断增大。2001年开始的多哈回合贸易谈判(Doha Development Round)旨在削减农业关税,在全球化时代更好地帮助世界贫困人口,但谈判未能取得进展。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造就了新一代对全球化持怀疑态度的人,而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则促使许多公司和国家重新思考贸易关系对国内行业的伤害程度。

伊利诺伊州的Atlas Tool Works of Lyons生产工厂使用的齿轮、皮带和其他产品。该公司称,在美国对中国征收进口关税后,公司业务大幅增长。

Zach Mottl的家族自1918年以来一直拥有这家公司,Mottl说:“俄罗斯和中国都在行不利于美国经济安全之事。”

Mottl说,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现在“清楚地表明,全球化并没有带来和平”,美国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与俄罗斯脱钩,并继续与中国保持距离。

美国国会旨在把俄罗斯踢出WTO的举动是朝此方向迈出的一步,即使这样的投票表决不具有正式权限。

在WTO的历史上,此前从未有过认真寻求把164个成员中的任何一个踢走的努力。WTO一度甚至没有正式的开除程序;要说服其他成员采取这一史无前例的举措,美国面前的道路可谓困难重重。

然而,即使WTO未正式行动,一些公司也已然决定缩减或完全放弃在俄业务。

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戴尔科技集团(Dell Technologies Inc., DELL)等公司纷纷切断与俄联系或停止在俄业务运营。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BP PLC, BP)、壳牌(Shell PLC, SHEL)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 XOM)等公司正剥离在俄业务股份或停止在俄罗斯的生产活动。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常务副会长兼国际事务总裁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说,美国公司已果断行动,并完全支持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引发的危机作出强有力快速反应的需要。

俄罗斯入世

即使在WTO的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 简称GATT),成员在加入之后也没有被踢出的先例。GATT创建于二战后,目的是防止大国之间再次爆发战争和贸易冲突。

俄罗斯于2012年8月加入WTO,从某种程度上说,这表明几十年来为终结区域性贸易集团所付出的努力修成正果;从二战结束到苏联解体期间,区域性贸易集团是全球贸易的一大特征。

在一个世代的时间内,经济学家将全球经济划分为了“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前者包括美国、西欧、日本及其盟友等富裕发达国家,后者包括苏联集团及其东欧共产主义盟友和中国。(“第三世界”最初指的是不结盟国家,但后来变成了对贫穷国家的贬义指代。)

1989年苏联解体后,原加盟国争相加入WTO,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吉尔吉斯斯坦于1999年加入,格鲁吉亚于2000年加入,立陶宛和摩尔多瓦于2001年加入,亚美尼亚于2003年加入。2004年,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这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加入了欧盟。

就连俄罗斯也无法抗拒这种吸引力,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普京在越南河内会晤,签署了一项支持最终让俄罗斯加入WTO的协议。越南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于2007年加入了WTO。

“这对美国是一项非常好的协议,对俄罗斯来说也是同样重要,”小布什当时表示。“就这个国际贸易共同体而言,也是一样。”

尽管与俄罗斯的关系正在瓦解,但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称,接受中国加入WTO可能是一个更大的错误:俄罗斯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小且孤立的经济体,仅为中国经济体量的十分之一,而且中国对本国经济实行的是政府主导的干预体系,这与美国奉行的制度大相径庭。

他认为美中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是不可避免的。

现在,世界可能会回到一个更加封闭的贸易集团体系。虽然美国将停止购买俄罗斯石油,但其他国家可能会买。美中贸易战并没有阻止北京方面朝着《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目标努力,即打造可与西方抗衡的高科技产业。

尽管美国国会议员仍在讨论细节,但诸如花费520亿美元让半导体制造业务回流美国等措施得到了两党的强烈支持,这类产业政策在10年前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即使问题迅速解决,很多裂痕可能也无法修复。互联网同样日渐破碎,这种现象被称为“分裂网”,俄罗斯现在已经像中国一样,切断了许多与西方的互联网连接,以限制信息的流动。

贸易中越发礼让、与竞争对手展开自由且不受限制的贸易,那样的时代看起来更像是一时的风尚,而不是一种趋势的终点。

史剑道说:“那段时期不同寻常,充满天真,而它一旦受到了考验,我们就不喜欢了。”他表示:“从1993年开始的一段时期内,我们有这样的想法,觉得可以有一个全球贸易体系。我认为那种全球贸易体系只是昙花一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