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未了又遇乌克兰战争,全球贫困国家难上加难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已将痛苦蔓延至诸多发展中国家。这场战争带来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价格冲击并阻碍了基本大宗商品的进口,引发对较贫穷国家来说尤其严重的短缺局面,这些国家的经济在疫情之后的复苏一直远远落后。

疫情未了又遇乌克兰战争,全球贫困国家难上加难

过去120年里,贝鲁特一家烘培店经受住了内战、黎巴嫩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等种种考验。然而,扰乱全球食品和能源供应的乌克兰战争可能很快就会使该店停业。

Zouhair Khafiyeh的这家店里多年来一直出售的糕点和肉馅派已不见踪影,Khafiyeh曾靠着这些生意给自己孩子交完了大学学费。自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黑市上一袋面粉的价格已上涨1,000%以上。Khafiyeh说,他已将售价上调50%,现在只有在客户下单并预先付款的情况下才会烘烤。

现年54岁的Khafiyeh说:“照这样下去,我们撑不了多久。”他担心可能再过不到一个月就不得不关店。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已将痛苦蔓延至诸多发展中国家。这场战争带来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价格冲击并阻碍了基本大宗商品的进口,引发对较贫穷国家来说尤其严重的短缺局面,这些国家的经济在疫情之后的复苏一直远远落后。

在肯尼亚,一些地区的面包价格最近大涨了40%。印尼政府已对食用油实施价格控制。再看巴西,国有能源巨头Petrobras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公司无力抵御通胀压力,把对经销商出售的汽油价格提高了19%。

在土耳其,葵花籽油价格的大幅上涨引发恐慌性购买。人们爬上超市的货架,从其他购物者身上越过去抢夺剩下的商品。伊拉克的街头抗议者对不断上涨的食品价格感到愤怒,他们自称这是“饥民革命”。

大约有50个国家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30%或更多的小麦,其中大多是较为贫穷的国家。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数据,俄罗斯和乌克兰加起来提供了全球三分之一的谷物出口,同时占葵花籽油出口市场的52%。

如果这场冲突持续下去,其影响可能会比新冠危机更严重,”世界银行负责经济政策的副行长Indermit Gill说。“抗疫封锁是深思熟虑的政策决定,可以逆转。而对于俄乌冲突,却没有那么多容易逆转的政策选项。”

他表示,到2022年底,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经济产出可能会达到疫情前的预估水平。至于发展中国家,到2023年底时的GDP料仍将比疫情前的预估值低4%。Gill称,由于发展中国家的债务水平处于50年高位,俄乌战争推动的价格上涨可能会吓跑对新兴市场的投资。

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的行为给全球谷物市场带来了自1973年苏联作物歉收以来的最大扰动,而且有可能给石油市场造成自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来的最大干扰。高盛预测,今年余下时间的石油均价为每桶130美元,这是全球通胀升温的2021年的均价71美元的近两倍。

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数据,俄罗斯是排在沙特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国,占全球供应的12%。俄罗斯还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和最大的化肥生产国。化肥价格走高意味着农民可能会减少化肥使用量,进而会降低作物收成并推高全球粮食价格,但那些负担能力最低的国家将受到最大的打击。

价格上涨太快

和全球其他地方一样,在乌克兰战争之前,非洲部分地区已经受困于通货膨胀。2021年,乌干达的小麦进口账单上升至3.91亿美元,比前一年高62%。

在首都坎帕拉,杂货店主Everest Tagobya的生意难以为继。最近几个月,从意大利面到植物油再到小麦,他购买所有东西都要花更多钱。他说,自从战争开始以来,植物油价格是之前的两倍,一盒小麦的价格攀升了25%以上。

“我发现很难补货,因为价格每天都在上涨,” 44岁的Tagobya指着空荡荡的货架称。

中东和北非尤其依赖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小麦。埃及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进口国,该国70%以上的小麦供应来自这两个国家,黎巴嫩也是如此。对土耳其而言,这一比率超过80%。面包价格攀升曾助推了该地区在2011年发生的阿拉伯之春革命。

在埃及,政府表示,乌克兰危机将使面包补贴成本增加约10亿美元,该国正在寻找新的供应商。埃及政府对非补贴面包实行价格控制,以阻止价格急剧上涨。

“物价上扬让我感到害怕,” 38岁的Sara Ali说,她是开罗的一名翻译。“它正在影响我们的基本商品,而不是我已经减少购买的奢侈品。”

华盛顿无党派倾向的智库Tahrir Institute for Middle East Policy的埃及政治经济专家Timothy Kaldas称,这种通胀加剧了埃及民众动乱的可能性。他表示,埃及政府多年来采取的紧缩政策已侵蚀民众购买力。

黎巴嫩经贸部长萨拉姆(Amin Salam)表示,该国只剩下一个月的小麦储备。黎巴嫩的经济危机让近四分之一的家庭能否吃饱饭都成了未知数。萨拉姆称:“我们现在正与友好国家联系,看看我们如何能以合适的条件采购更多小麦。”

2008年,粮食价格的飙升导致48个国家发生骚乱。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首席经济学家侯赛因(Arif Husain)称,自那以来,受疫情和叙利亚、也门和埃塞俄比亚等地的战争影响,为贫困人口提供食物的负担只增不减。世界粮食计划署是联合国下属机构。

在乌克兰,燃料、化肥和工人的短缺正在削减玉米的播种量,还将缩减初夏小麦收成,这预示粮食供应将面临长期短缺。

成本上升正在影响世界粮食计划署为面临饥饿危险的人群提供食物的能力,该群体包括在乌克兰的300多万人。侯赛因表示,俄乌战争使该机构每月的粮食和燃料费用又增加了2,900万美元。自2019年以来,该机构的粮食和燃料成本已累计上升44%,如今每年需额外支付8.52亿美元。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由于价格上涨且资金有限,该机构最近几天减少了对整个东非和中东地区难民和其他人的口粮配给。

索马里面临着干旱、广泛的武装暴力和政治僵局等困境,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该国就出现了濒临饿死的人数激增的情况。2月,索马里南部的Kismayo总医院收治了207名5岁以下患有严重急性营养不良伴并发症的儿童,这一数字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

“受长期的武装冲突和灾害天气的影响,索马里极其脆弱。在索马里这样的国家,即使粮食价格的轻微波动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非洲发言人Alyona Synenko称。“这对民众来说太难以承受了。”

下调增长预期

信用评级公司标普(S&P)称,严重依赖能源进口的经济体尤其危险,包括印度、泰国、土耳其、智利和菲律宾。印度85%的石油依赖进口。在主要新兴市场中,泰国的能源进口账单最高,相当于GDP的6%。

标普称,价格冲击足以使包括印度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增长预期降低一个百分点。

世界银行的Gill说,对南非和土耳其等经济增长前景本已疲弱的国家来说,这可能意味着今年的经济增长将减半。标普称,若油价达到每桶115美元,可能对泰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造成高达3.6个百分点的拖累。

在出现持续通胀的巴基斯坦,该国政府在2月底宣布了15亿美元的补贴,试图在乌克兰危机期间抑制汽油价格上涨。店主们说,最近几天,市场上食用油又上涨了10%。斋月即将到来,这通常会刺激物价上涨。对政府无法遏制通货膨胀的批评助推了反对党推翻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的行动。

伊斯兰堡一家超市的销售经理Shahid Ali表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局面,消费者的购买力已经在下降,最近几周和几个月的销售额大幅下降。”

在坎帕拉一家劳务招聘公司工作的Benson Kisa现在不去他以前吃早餐的餐馆了。最近几天,咖啡和一种被称为“rolex”的小吃的价格上涨了近三分之一;这种小吃用鸡蛋饼、西红柿和小麦粉制成。

Kisa说:“我的工资没有变化,但不管买什么东西都要花更多的钱。”

在印度,有经济实力的农民正在购买和储存大量的化肥,他们担心未来化肥会短缺,价格会上涨。印度的大多数农民拥有的土地面积都不大,没有能力这样做。

现年42岁的麦农Satnam Singh说:“如果我不能及时得到充足的供应,我的产量很可能会下降。”他在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有一英亩半的土地。

坦桑尼亚是石油净进口国,严重依赖俄罗斯小麦,本月该国取消了燃料进口税,但监管机构将价格提高了5%。

坦桑尼亚总统哈桑(Samia Suluhu Hassan)警告公民,要为进一步提价做好准备。“所有商品都会涨价,所有票价都会上涨,一切都会因为乌克兰的战争而涨价,”她说。“这不是政府造成的。这是世界的现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