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利率时代结束,银行能战胜金融科技公司了吗?

在利率接近于零的情况下颠覆银行,在某种程度上是玩的简单模式。随着利率上升,游戏将变得更难,但并非不可能做到。

零利率时代结束,银行能战胜金融科技公司了吗?

在利率接近于零的情况下颠覆银行,在某种程度上是玩的简单模式。随着利率上升,游戏将变得更难,但并非不可能做到。

近年来,银行业务已经被瓜分。为公司融资、发放房贷、快节奏市场交易以及向消费者提供贷款等活动已经转移给所谓的“影子银行”或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监管、技术和银行自身的失误在这种转换中发挥了作用。但一个核心驱动因素是低成本资金。

从历史上看,银行在获取他人资金再出借以赚取利差方面具有优势。这是因为银行拥有客户的存款,这是一种成本非常低的借款。不过,当市场充斥现金,投资者因渴求收益而愿意提供现金时,这种优势就会缩小。

因此,随着利率上升,资金不再那么自由地流动时,问题就变成了依靠市场资金而蓬勃发展的初创企业是否会再次处于劣势

这种态势的微小征兆都可能吓到投资者。Affirm Holdings Inc (AFRM)为消费者提供短期贷款和分期付款,用于“先买后付”消费,该公司通过贷款出售、证券化交易和银行信贷额度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该公司在3月中旬决定推迟一项证券化交易,其他一些发行人最近也做出同样决定。Affirm从其他来源获得了充足的资金,但在消息公布当天,其股价仍下跌了15%以上。

不过,精明的投资者应该寻找那些可能继续拥有技术或业务模式优势的金融科技公司。以Affirm为例,分期付款的期限很短,因此资金成本占相对较小的一部分。同一笔钱可以周转多次。大银行并不真正直接参与竞争,而是经常提供浮动利率信用卡贷款。利率升高时,商家可能愿意向Affirm支付更多费用,以便能够为客户提供无息融资。

新加入的公司也可以采用不同的筹资模式。Upstart Holdings Inc (UPST)与银行合作,后者能够使用该公司的人工智能技术发放贷款;Upstart的资金成本实际上就是这些银行的资金成本。一些线上消费者贷款机构本身甚至成为了存款吸收者:LendingClub (LC)收购了一家银行,目前可以利用存款为放贷提供资金。LendingClub第四季度发放了约30亿美元的贷款,与2019年相同,但利润高出近3,000万美元。

让存款如此具有吸引力的一点是,尽管这些利率确实与整体利率保持一致,但它们往往会滞后,即具有低“beta值”,因为对人们来说改变银行业务关系可能是件麻烦事。疫情期间存款激增,这意味着银行可能暂时不愿把利率提高太多,不介意因此失去一些客户。

许多分析师实际上认为现在beta值可能很高,部分原因是预计美联储将迅速行动。利率的快速上升往往会促使人们存钱。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已经表示,将密切关注银行获取客户现金方面是否存在有效竞争。已经涉足银行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即所谓的新生数字银行(neobank),可能打算以有吸引力的存款利率来抢夺客户。然而,随着利率上升,股权资本成本升高将使这些公司更难维持不惜亏钱来抢占市场份额的策略。

相比融资,投资者可能更关注信用状况。除了资金成本低,最近由于借款人无力支付而造成的贷款损失也超低。只要放贷机构能把利率升高的影响转嫁给消费者,就能够应对资金成本的变化。但如果更高的利率开始导致更多的未能如期支付或违约,尤其是在消费者的其他开支也在上升的情况下,投资者将要求更多的补偿才肯为贷款提供资金。

毕竟,资金成本最终是对风险的反映。游戏的难度可能会改变,但规则很少有变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