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企业的“近岸”生产战略面临重重困难

美国企业的“近岸”生产战略面临重重困难专家称,美国一些公司希望通过近岸战略提高供应链的韧性,但要想复制亚洲制造中心那样成熟的供应链将需要数年时间。

美国企业的“近岸”生产战略面临重重困难

专家说,美国一些公司希望通过近岸战略提高供应链的韧性,这样做可能只会把生产问题带到离本土更近的地方。

一些美国进口商正在研究将采购从亚太地区转移到墨西哥和更往南的拉美国家,它们发现,要找到拥有合适的原材料、生产质量和网络的供应商,来获得自己所需的零部件比较困难,相比之下,中国和东南亚等制造中心早已建立了成熟的供应链。专家们说,在近岸战略下复制这种能力并重新创建供应商网络将需要数年时间。

“不可否认,中国是各种零部件的最大市场,从基本组件到先进组件,应有尽有,” Gartner Inc.的副总裁Kamala Raman说。他为公司客户提供供应链网络方面的建议。“你无法在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重新建立这种生态系统。”

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的床上用品制造商Hollander Sleep Products LLC负责全球采购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James Hill表示,寻找供应商一直是一项挑战,该公司一直在考虑从墨西哥和中美洲进行采购,以“保护”业务免受供应链干扰的影响。

Hollander难以买到价格不是太高的棉花和合成纤维织物等材料,特别是与中国、巴基斯坦和印度以更大规模生产的织物相比,该公司的许多成品都是在那里采购的。

在拉丁美洲,“没有嵌入式的基础设施来以非常低的成本生产这种等级的材料”,他说。“近岸采购和区域采购的发展,必须考虑到生产要素以及原材料的可获得性是否支持这种做法。”

在过去的两年里,疫情的冲击导致的供应链扰动,促使更多西方公司考虑将生产转移到本国附近。这种趋势进一步升温,因为瓶颈问题导致海港堵塞,商店货架空空如也,工厂闲置,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货物滞留在过度拥堵的分销网络中。

近岸采购,或将生产迁移到离消费者和最终用户更近的地方,可以通过缩短供应链的长度来增强供应链抵御此类冲击的能力;供应链越长,运输就越容易受到干扰,成本也就越高。

白宫经济学家不久前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将生产转移至遥远国度的进程持续了几十年,这让许多供应链“复杂而脆弱,中心节点缺乏灵活性,而且几乎没有可替代性”。

但是,转移多年来建立起来的供应链绝非易事,尤其是必须考虑进入到最终装配流程的原材料和零部件的可获得性和运输因素。

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驻首都华盛顿的合伙人Ed Barriball称:“在我们与公司交谈时,这仍然是议程的一部分。”但他说:“转型的现实之路可能相当崎岖。”他为客户提供供应链和物流运营方面的咨询服务。

咨询公司Kearney驻墨西哥城的合伙人Omar Troncoso表示,过去一年里,该公司发现“试图将业务回迁至本土附近的客户数量增长惊人”,墨西哥因为靠近美国而成为了一个受青睐的目标。墨西哥还拥有现成的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成熟的货运网络。

据Kearney近来针对美国制造业高管开展的一项研究,尽管70%的首席执行官已经打算、正在考虑或预计会把制造业务转移到墨西哥,但已经这样做的只有17%。

Troncoso说,许多公司发现墨西哥产能吃紧,而且无法在那里生产某些设备或零部件,比如昂贵的塑料制品模具得从中国运过来。

“在这里,你真的必须认识你要找的业内人士,得跟供应商打好关系,”他说。“坦率地说,你必须让他们相信,你的业务对他们有好处,因为他们得投资。”

总部位于肯塔基州伯灵顿的Sirius Archery Products LLC的总裁Seth Poston说,自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的美中贸易战以来,该公司一直试图从较近的地方为其生产的箭矢采购碳,但在墨西哥没找到其负担得起的供应商。

该公司于是转而从日本采购碳,如果从美国采购,更高的价格将迫使Sirius把箭矢成本提高40%。

他说,在墨西哥,“我们根本没有选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