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成长型股票,跑赢大盘指数,高派息股今年为何大放异彩?

2022年以来,高派息股大幅跑赢标普500指数和成长型股票,与此同时,市场上几乎所有其他领域都在下跌。

战胜成长型股票,跑赢大盘指数,高派息股今年为何大放异彩?

Akane Otani

2022年5月6日16:30 CST 更新

希望避开市场震荡的投资者正把目光投向去年基本被忽视的一类股票:高派息股。

今年以来,向投资者派发丰厚股息的股票几乎跑赢所有类股。

追踪75只高派息股票的iShares核心高派息股票交易所买卖基金(iShares Core High Dividend exchange-traded fund)今年累计上涨6.4%,表现远好于标普500指数,后者2022年累计下跌了9.8%。

该基金追踪的股票包括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 XOM)、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和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 KO),股息收益率分别为3.8%、2.5%、2.7%。这三只股票今年以来的表现均跑赢大盘。

今年派息股上涨的不寻常之处在于违背了传统的市场观念。投资者说,高派息股通常在利率上升时不会表现太好。这是因为,利率上升往往发生在经济增长时期。而经济繁荣的时候,投资者通常会放弃类似债券的高派息股的稳定股息,转而投资可能在未来产生更大利润的企业。

但这一次却有不一样的力量在发挥作用。利率虽然快速上升,但并不是因为投资者押注经济蓬勃发展,而是因为不断升温的通胀迫使美联储迅速采取行动,遏制价格上涨压力。一些投资者担心,美联储的加息行动甚至可能把经济推入衰退旋涡。

这样的局面促使投资者买入能派发较高股息的股票,这类股票短期内能提供稳定的现金流。此外,许多高派息公司隶属于公用事业、电信和消费品等行业,无论经济环境如何,消费者一年到头都离不开这些行业。于是,在担心美联储无法在不大幅推高失业率的情况下遏制住通胀的投资者眼中,这类股票就显得格外有吸引力。

Federated Hermes高级投资组合经理和多资产解决方案主管Steve Chiavarone说:“我不想承担太大风险。我想投资一家我知道会派发股息的谷类食品公司。”

Froot Loops制造商家乐氏(Kellogg Co., K)的股息收益率为3.4%,这只股票今年已上涨5.3%。

Chiavarone说,Federated Hermes一直建议客户超配派息股。他表示,这是他们今年最笃定的建议。

最近几周,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分析师也向客户提出投资派息股的建议。

在派息股上涨的同时,今年市场上几乎所有其他领域都在下跌。过去许多年里,投资者一直在争相买入高成长股票,相信今天支付的溢价能够在日后换来超出平均线的收益。这在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的情况下尤其如此,因而削弱了债券和类债券股票的吸引力。

然而,今年以来投资者却在很大程度上远离了成长股。标普500指数科技板块下跌了15%。包括Netflix Inc. (NFLX)、Alphabet Inc. (GOOG)和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FB)等科技驱动型公司在内的通信服务板块下挫了21%。

除成长型股票外,小盘股、债券以及预期市盈率较低的价值型股票今年也都下跌

National Securities Corporation首席市场策略师Art Hogan表示:“高派息股广受追捧的原因之一是今年市场上出现了‘无处可藏’的说法。”

高派息股票表现如此出色的另一个原因是什么?

这与股息本身无关,而是因为许多高派息公司都是能源公司,随着原油价格节节攀升,这些公司的股价今年也水涨船高。

Cresset Capital首席投资官、创始合伙人Jack Ablin举例说,油气公司在Vanguard High Dividend ETF中占到7.4%左右的权重。在标普500指数能源类股上涨47%的一年中,这种配置对该基金起到了提振作用。

在这轮涨势过后,一些曾将资金投入派息股的投资者表示,正在其他领域寻找逢低买进的机会。

Verdence Capital Advisors首席投资官Megan Horneman表示,今年以来,该公司曾超配价值股。Horneman称,他们当时押注,随着经济增长开始显露放缓迹象,价值股(其中许多是派息股)在多年跑输成长股之后将重振雄风。

但后来的反转实在太剧烈,以至于Horneman表示,他们不想再进一步增仓价值股了。

Horneman表示:“事实上,我们正在寻找不属于派息股的市场领域,这些领域的悲观情绪可能过头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