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与苹果下一场大战:控制你的汽车

Android还是iPhone?将来,你对智能手机生态系统的选择也许会决定你选择哪家车企以及哪种车型。

谷歌与苹果下一场大战:控制你的汽车

若干年后,买下一辆车时,除了要决定品牌和车型之外,你或许还面临着另一个艰难的选择:车载操作系统是选谷歌(Google)版,还是苹果(Apple)版?其他选项可能包括“车企自主品牌”,甚至,容我随便一说,说不定还有亚马逊(Amazon) Prime会员版。

如今,汽车尤其是电动车变得像是“装了轮子的智能手机”,而手机业早期的一些发展动态眼下也正在汽车业上演。过去几年,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两大巨头之间的竞争有了新的动向:谷歌的车载版Android操作系统与汽车制造商建立了合作,苹果则有意扩大车载软件的功能。

对牵涉其中的车企来说,若想开发出与科技公司水平相当的软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种状况下,与硅谷企业联手既可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同时也可以避开特斯拉(Tesla)等公司的竞争。然而双方合作时难免会在一个问题上产生矛盾,那便是由谁来控制用户体验以及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宝贵数据。

总之,种种不同的力量意味着,每家车企都必须在“内部解决”与“外部合作”之间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而一旦签署外部合作协议,可能不仅要交出控制权,或许还要放弃一部分收入来源。这些选择催生了一个庞大且令人迷惑的新生态系统,在这个系统里,“移动”设备指的是汽车,而不仅仅是手机。到目前为止,消费者还无需关心他们的车里搭载的是何种软件,但未来,他们可能需要愈加关心才行。

对普通司机来说,这可能意味着汽车将配备更熟悉、更实用的软件。但它可能也会改变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现有的双头垄断局面,让原本有限的选择变得更加多样化,消费者以后说不定会把车卖掉,或是改用不同的智能手机生态系统。试想,挂牌销售的汽车上写着:“里程数六万英里,性能良好,最高可支持苹果CarOS v 3.1,抱歉了Android用户,我用的是iPhone!!”

谷歌先发制人

要想了解汽车操控技术发生了哪些变化,不妨从谷歌采取的大力举措开始。

而今,汽车的大部分控制权越来越多地落入软件手中,从在高速公路上维持车辆速度与方向的驾驶员辅助系统,到确保我们刹车时(抑或汽车自行刹车时)车辆能够及时停下的代码与电脑程序,全都如此。

不过迄今为止,汽车操作系统领域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信息娱乐系统,也就是行驶过程中向我们展示地图和播放电影、实现这类功能的系统。

目前,谷歌的Android Auto和苹果的CarPlay都可以将手机上的应用程序映射到车内显示屏上。

但谷歌还要走得更远。2017年,该公司推出Android Automotive(没错,和Android Auto名字很像),这是一套直接装在车上的操作系统,可以控制车辆内置的信息娱乐系统,而不仅仅是把手机屏幕展示在车辆显示屏上。有了Android Automotive,许多新车的显示屏或多或少地变成了一台Android平板电脑,可以运行专为汽车定制的Android应用程序。汽车制造商还可以通过Google Automotive Services协议,获准使用谷歌自己的应用程序及服务,如谷歌地图服务Maps和语音助手Assistant,不过这并非强制要求,只是选择之一。

Android Automotive的功能远超Android Auto,它可以收集与汽车相关的各种数据,如车速、电池状态、暖气和空调使用情况,只要是汽车厂家想提供给谷歌软件的信息,它几乎都能掌握。

Android Automotive取代了汽车制造商以往在车辆信息娱乐系统中安装的表现不佳的定制软件。例如,福特(Ford)起初与微软(Microsoft)合作推出的信息娱乐系统Sync曾备受嘲讽,2014年时,它改用了黑莓公司(BlackBerry)的QNX系统。去年,福特宣布将再度更换信息娱乐系统-软件供应商,这一次,它选择了谷歌的Android Automotive,从下一年开始,上市销售的福特车将搭载该系统。2020年,首款运行Android Automotive的汽车——沃尔沃(Volvo)电动车部门推出的Polestar 2在美国开售。

迄今为止,谷歌已宣布与近12家车厂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包括Stellantis、本田(Honda)、宝马(BMW)、雷诺-日产-三菱(Renault-Nissan-Mitsubishi)以及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旗下GMC和雪佛兰(Chevrolet)品牌。还有一些车商表示,虽未与谷歌建立合作关系,但它们已在使用开源的Android Automotive,其中就包括Lucid Motors这样的电动车初创企业。

从汽车制造商的角度来说,通过使用Android Automotive,它们得到的是一套现成的操作系统,而且维护方有资源可以不断升级软件,处理看似微小实则重要的细节,例如跟上新的无线标准。而从谷歌的角度说,通过这种合作,谷歌更容易在各种车辆上提供自己的服务,Android Automotive部门负责人哈里斯·拉米奇(Haris Ramic)这样说道。自谷歌2015年成立该部门以来,他一直担任负责人。

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人使用Maps、Assistant等谷歌服务。面对数亿辆将搭载Android Automotive的汽车,若从用户界面和可运行的应用程序的角度来说,这之中的每一个买家几乎都相当于买了一部装了轮子的Android智能手机。

苹果也在布局

汽车的软件变革仍处于早期阶段,眼下很难预测今后如何发展。不过,麦肯锡(McKinsey)常驻德国合伙人、为汽车业客户提供咨询的克斯滕·海内克(Kersten Heineke)指出,一种可能的结果是,许多汽车制造商最终都将为车辆配备谷歌或苹果研发的信息娱乐系统,而且车企本身几乎不会对这套系统进行任何调整。

苹果没有宣布对标Android Automotive的产品——也就是不管车上有没有连接iPhone,车企都可以获准使用的软件。正如苹果对待所有未来计划一样,它对于公开言论总是非常谨慎。

然而,6月份的苹果开发者大会上展示了具有iPhone映射功能的下一代CarPlay软件,当时还出现了未来汽车界面的效果图,这表明苹果的车载软件今后将与汽车产生更深层次的融合,甚至有可能达到与Android Automotive旗鼓相当的程度。已有分析师将设想中苹果未来的车载软件称为“CarOS”。

针对下一代CarPlay,苹果宣布的产品发布合作伙伴已超过12个,具体应用将从2023年上市销售的车型开始,包括沃尔沃、福特、本田、雷诺、梅赛德斯(Mercedes)以及保时捷(Porsche)。

若苹果果真授权车企使用其软件,那几乎将是该公司历史上前所未有之事。苹果长期以来就注重控制自身设备中的硬件与软件。另一方面,如果不能推出CarOS这样能够与Android Automotive一较高下的产品,苹果或许会在数亿辆车中受制于谷歌,因为运行苹果CarPlay手机映射软件的操作系统将由谷歌来控制。目前,部分沃尔沃和Polestar可以在Android Automotive上运行苹果的CarPlay,但与控制汽车部件的实际操作系统相比,这种融合程度要低得多。

在6月份的发布会上,苹果展示了新的CarPlay软件,它接管了汽车仪表盘,包括车速、转速以及显示充电状态的仪表。

前宝马软件工程师艾萨克·特雷夫茨(Isaac Trefz)指出,通常来说,这种仪表显示技术和关键驾驶系统必须深度整合到车辆中,而且从硬件控制角度来说,必须是实实在在的整合才行,这样才能达到车辆的国际安全标准。特雷夫茨现为OpenSynergy产品经理,该公司开发的软件可以帮助车载电脑同时处理各种不同的任务。

据科纳仕咨询公司(Canalys)汽车市场分析师克里斯·琼斯(Chris Jones),苹果或许已同车企达成了某种折中方案,让它们自行研发系统,以便承担运行下一代CarPlay所需的部分工作。他还说,无论如何,下一代CarPlay所代表的集成水平都将远远超过苹果以往对汽车制造商的要求。

琼斯谈到,针对下一代CarPlay如何在车辆上运行,苹果也许会提出严格的要求,尽管有些车企对此可能会有所犹豫,但庞大的消费者需求显然已迫使一些车企接受苹果的条件与其合作,毕竟,全球iPhone用户已接近10亿人。

人人都来分蛋糕

与此同时,许多汽车制造商正在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统来控制汽车。沃尔沃就是其中之一。沃尔沃汽车数字体验负责人大卫·霍勒塞克(David Holecek)说,沃尔沃汽车的信息娱乐中心已经搭载了Android Automotive,同时公司内部也开发了VolvoCars.OS软件,以便将车内所有系统整合到一起。他补充说,所有这些都将在传统汽车配件制造商以及英伟达(Nvidia)、高通(Qualcomm)等市场新入者的各种硬件上运行,具体情况视汽车厂商和车型而异。沃尔沃汽车目前为中国浙江吉利控股(Zhejiang Geely Holding)所有。

有些汽车厂商,如Lucid,则选择将Android Automotive与亚马逊的Alexa语音助手结合起来。旗下拥有Jeep、克莱斯勒(Chrysler)、玛莎拉蒂(Maserati)、阿尔法罗密欧(Alfa Romeo)等14个汽车品牌的Stellantis目前在部分车型上配备了Android Automotive,但今年1月,它宣布与亚马逊合作,将把后者的一系列服务运用到车上。

“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想法是,今后我们还是想研发自己的软件。”Stellantis首席软件官伊夫·博纳丰(Yves Bonnefont)说,“说到软件研发,我们已经想好,要把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即便如此,Stellantis还是将其与亚马逊等公司的合作——以及使用定制版Android Automotive操作系统——视为一种节省时间与资源的方式,从而集中力量根据不同车型吸引的用户特点,为其量身营造独一无二的软件体验。

麦肯锡的海内克指出,在车载软件与系统领域,这种群雄逐鹿的局面将成为一段时间内的常态。汽车上有太多的安全关键系统,太多的新功能——例如仪表盘上的娱乐功能和愈加复杂的驾驶辅助功能——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完全包揽,即便是谷歌、苹果或亚马逊也无法做到。除此以外,考虑到这三家企业可能正试图用自动驾驶出租车(与谷歌有关联的Waymo、亚马逊旗下的Zoox以及苹果正在研发的一个东西)来取代我们所知的私家车,因此这些车载系统的未来会是什么样,没有人知道答案。

无论这一领域今后如何发展,它都不会像当年iOS、Android和亚马逊Fire Phone之间的那场移动生态系统大战一样,让人猝不及防就发生了——还记得吗?

“汽车业是很保守的。”在汽车硬件和软件系统设计领域有着数十年经验的特雷夫茨说,“因此要是有人说,‘这会在未来五年内发生’,那更有可能就是20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