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消退后赢家和输家是否会互换位置?

从新冠危机的影响看,存在两类公司:一类是那些从危机中受益的公司,它们目前要担心的是,随着危机的缓解将如何发展业务;另一类是那些因危机而受创的公司,它们要担心的是,能否恢复原有业务。

https://cn.wsj.com/articles/新冠疫情消退后赢家和输家是否会互换位置?-11621843510?st=iqgq1rtbtj89n8p&reflink=desktopwebshare_permalink

Justin Lahart2021年5月24日16:05 CST 更新

从新冠危机的影响看,存在两类公司:一类是那些从危机中受益的公司,它们目前要担心的是,随着危机的缓解将如何发展业务;另一类是那些因危机而受创的公司,它们要担心的是,能否恢复原有业务。

新冠疫情引发了自二战以来未曾见过的经济重构。城市喧嚣的夜生活成为了过去,人们习惯了在家办公,大量城市人涌入郊区找房子,漂白剂和豆子的销量飙升,与此同时,餐厅门可罗雀,椅子翻扣在桌上。

Advertisements

只是粗略地看一下数据,就能发现变化有多么大。例如,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12个月里,消费者在酒类上的支出增长了16%,而在出租车和网约车服务上的支出则下降了52%。根据劳工部的数据,今年4月份从事仓储工作的人数比疫情前多了近100万,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之类的公司似乎正在到处建造仓库。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报告显示,5月到目前为止,通过其安检的旅客人数只有2019年同期的三分之二左右。

Advertisements

疫情之下的赢家和输家往往与疫情前的说法不符。还记得千禧一代是如何不愿买房吗?如今,住房销量达到了房地产市场泡沫破灭以来的最高水平。还记得当今的消费者是如何重视体验而甚于实物吗?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人们在电视机和船只等娱乐产品及交通工具这类实物商品上的支出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4%,而同期在现场娱乐等娱乐服务项目上的支出下降了20%。

真正的大问题是这些变化的持久程度。这个问题的答案关乎许多资金的命运。例如,如果公司认为它们与远距离供应商之间的大多数会议应该继续采用视频会议的方式,那么航空公司在疫情过后的业务将不会那么好。如果用户对深度清洁的热情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下去,那么高乐氏(Clorox Co., CLX)的未来将更加亮丽。如果人们不想再回到健身房锻炼,那么Peloton将卖出更多产品。如果在疫情期间订阅了流媒体服务的消费者觉得,与去电影院相比,窝在沙发上观看视频仍是很好的享受,那么流媒体服务提供商的表现将更佳,而影院连锁商的处境将更为糟糕。

部分问题在于,虽然很容易对危机如何改变事情作出泛泛的陈述(好比“千禧一代在疫情期间学会了如何制作鳄梨吐司,现在他们再也不会购买鳄梨吐司了!”),但在现实中,这些变化也许并不那么显而易见。例如,相较于店内购买,电商购物在零售销售中所占份额已经大幅提升。电商购物是否将迎来一段降温期?可能是的,但程度有多大?房地产热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活动或许也是如此,这些活动从家电销售增加到木材价格飞涨,再到家得宝(Home Depot Inc., HD)和Lowe’s (LOW)等家居装修零售商的业务激增

更复杂的是,随着新冠危机的消退,对于去餐馆就餐和去现场看球赛这些疫情期间不能做的事情,人们的热情也许不会持久。把疫情后初期阶段的表现视为新常态(好比“千禧一代忘记了如何制作鳄梨吐司!”),可能是重大误读。人们将不会再像疫情高峰期时那样订餐,这对DoorDash等外卖送餐公司来说不是好消息,但这些外卖送餐公司在经济全面重启的初期表现或许也不能真正反映其前景。

这使得投资环境变得异常迷茫,各家公司对未来将会怎样给出了互相矛盾的预测,分析师和其他专家也各执一词。对于经历了新冠疫情史无前例的冲击后前景将会如何,任何作出准确预测的未来学家可能在更大程度上是出于运气而非才华。投资者现在或许能做的最佳事情就是,使用自己的良好判断,并明白判断可能是错误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