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富豪就爱自己理财,理财顾问无可施展

在富有的年轻投资者看来,父辈所依赖的财富管理公司没有太大用处。他们宁愿自己挑选股票,或是把钱砸进加密货币。

年轻富豪就爱自己理财,理财顾问无可施展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理财顾问一心想把26岁的迈克尔·马托奇(Michael Martocci)发展成客户,但无论是请他打高尔夫,还是其他笼络招数,这位初创企业创始人都置之不理。

住在迈阿密的马托奇对18洞高尔夫没太大兴趣,他也没兴趣花钱去购买理财建议。相反,他喜欢自己打理数十万美元的投资。他将90%的资金投向了加密货币。要查看股票时,他就打开手机上Robinhood Markets Inc.的应用程序。

“靠自己管理50万、100万美元,还是很容易的。”马托奇说,他每周查看投资动向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越来越多富有的年轻投资者抛弃了聘请理财顾问的传统做法。他们相信,自己可以从便宜又便捷的自助式数字平台上获得理想的投资渠道。这当中也有很多人想投资高风险资产,如加密货币和初创科技企业,而主流理财顾问往往不会提供这类选择。

研究公司Aite-Novarica Group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数据的分析显示,2019年,净资产在50万美元及以上、由45岁以下人士掌握财权的家庭中,约70%的家庭表现出主要或严格自主导向的投资风格,相比之下,2010年时这一比例仅为57%。上述研究还发现,这类家庭中有近一半家庭打算承担高于平均水平的风险,以此换取同样高于均值的回报率,而2010年时,只有35%的家庭有此类想法。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旗下的美林(Merrill Lynch)等顶级金融服务公司的财富管理业务依然可以从年长的富有客户身上赚到钱。但随着倡导数字化理财后起之秀日益强大,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传统财富管理公司意识到,它们需要吸引下一代富有客户。

理财顾问们说,他们要做的远远不止把客户的钱投入股市和债市那么简单。他们可以帮助客户制定财务目标,并防止他们作出草率的决定。他们还可以为忙碌的职场人士处理资产配置中复杂的再平衡问题,同时为他们提供税务规划。

美林说,它对理财顾问团队进行了多元化升级,并改进了技术。该公司说,今年新发展的客户中,年龄在45岁以下的占到了20%,五年前这一比例为10%。近年来,摩根士丹利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了一些公司,希望借助它们吸引年轻客户,例如网络券商E*Trade以及提供员工股票计划管理服务的Solium。

财富管理公司也会为客户提供特殊渠道,让他们投资一些小众产品,比如与私募股权挂钩的基金。但许多财富管理机构依然限制或是禁止投资加密货币,此外,投资者若想在企业上市前购买其股份,渠道也十分有限。

大的财富管理公司认为,虽然年轻人现在对财务顾问有些抵触,但随着年纪增长,他们可能还是会聘请财务顾问的。“当你从财富积累阶段进入退休阶段,世界会变得复杂很多。”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事业部首席运营官、企业与机构解决方案负责人杰德·费恩(Jed Finn)说,“人们要到他们需要理财建议时,才知道自己有这种需求。”

研究显示,理财顾问可能会因追逐热门股而陷入困境,这一点与散户投资者有几分相似。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财务规划师常常会在股市下跌时抛售客户的股票,而当股市一路走高时,无论是专业投资者,还是业余选手,都能轻松地显得精明能干。

33岁的特拉维斯·钱伯斯(Travis Chambers)2021年部分卖掉了自己广告公司,这让他一下子获得了900万美元的巨款。随后他通过视频,面试了四名理财顾问。在他看来,他们基本没怎么讲解各自投资策略的独到之处,也很少谈及自己的服务为何物有所值。不仅如此,也没有一个人提到加密货币或是房产,而这些正是钱伯斯最感兴趣的投资领域。

于是钱伯斯决定靠自己。他先是向一家对冲基金投资了100万美元,这家基金的管理者是他商业伙伴的邻居。后来,他又拿出150万美元在低收入地区建造风格独特的爱彼迎(Airbnb)出租房。其中一个项目是在犹他州一处干涸的湖床上盖一批充满未来感的小屋。钱伯斯现居爱达荷州博伊西(Boise)。

11月初,美国合众银行(U.S. Bancorp)一度向钱伯斯开出一个条件:只要他向一个经纪账户存入100万美元,就会为他提供利率2.75%的个人信贷额度。

钱伯斯有考虑这一提议,不过对于自己的大部分资金,他还是会继续亲自打理。按照他的想法,他会利用这笔信贷额度去购买一些汽车和一架飞机,他认为这些东西会增值。

卡贝尔·希克曼(Cabell Hickman)18岁那年,继父给了她一笔炒股的钱。后来,继父邀请她和自己一起投资了几家私人企业。几年前,希克曼向一家区块链基金投资了10万美元,基金管理者是她大学时认识的一位朋友。如今,26岁的希克曼已拥有600万美元的资产,而打理这笔资产的正是她本人。

2020年她的继父去世后,给希克曼留下了一笔错综复杂的遗产,也正是那时,她头一次有了聘请专业理财顾问的想法。

希克曼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咨询师,她说,她已经找到了一些不错的选择,尽管这群人大同小异:“坦率地说,我在和一群老男人讲话。”

马托奇一直在回避高盛的理财顾问,他的大部分资产都绑在自己的公司SwagUp中。SwagUp专门制作并销售印有公司标识的商品,如手提袋和咖啡杯。

他说,虽然一些投资产品承诺可以实现“市场水平的回报率”,但就现阶段而言,他更喜欢那些有潜力让他的资产增长一倍或是两倍的高风险投资。

“大多数年轻人真的不在乎这么做的缺点。”马托奇说,“他们看重的是其中的优点,看重的是投资带给他们的乐趣。”

他说,如果他把公司卖掉后能拿到一笔大数目,他就打算请一名理财顾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