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画的“大饼”不香了,但太空概念股Rocket Lab是颗“沧海遗珠”

小型卫星发射公司Rocket Lab已经证明其商业模式。如果发生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这个市场可能会作为国防全面升级计划的一部分出现极速扩张,该公司势必会受益。

SPAC画的“大饼”不香了,但太空概念股Rocket Lab是颗“沧海遗珠”

2022年,投资者已经确定他们讨厌夸夸其谈、号称能摘星揽月的那些公司。而对于一家兑现承诺真正登上月球的公司,他们应该破个例。

周四,美国国家侦察局(U.S. 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的一颗间谍卫星从新西兰发射升空。运载该卫星的火箭“Electron”是由Rocket Lab制造的。这是一家美国-新西兰初创公司,由自学成才的火箭工程师Peter Beck于2006年创立。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不久,卫星情报公司BlackSky在卫星既定发射时间前几天要求Rocket Lab改变轨道,以便让卫星更接近冲突地区的正上方。虽然改变这样的任务通常需要数月时间,但Rocket Lab只用45天就完成了。

各国政府正渴望实现“响应式发射”,由此带来了新的机遇,而上述发射活动就是例证。多年来,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公司一直在用可重复使用的大型猎鹰(Falcon)火箭革新太空经济,但最近有一大批初创公司加入,它们提供轻型火箭,以每公斤运载价格计算,这些火箭的成本更高,但可以以极快的周转时间将小型卫星送入特定轨道。

如果发生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这个市场可能会作为国防全面升级计划的一部分出现极速扩张。美国国会议员在五角大楼2022年预算中对快速响应性太空发射拨款5,000万美元之后,又已推动到2023年将这项资金增加到1.5亿美元。俄罗斯的联盟号(Soyuz)火箭不再提供给西方政府和公司,这使太空发射公司的前景更加光明。

但投资者正在抛售手中的股票。过去一年里,各种“尚未产生收入”的初创公司纷纷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在这一年的热度过后,不断上升的利率促使交易员纷纷回避高风险资产,包括金融科技创新、空中出租车,没错,还有小型卫星发射公司。

这种情绪也笼罩了去年通过SPAC上市的Rocket Lab (RKLB)、Virgin Orbit (VORB)和Astra Space (ASTR),还令人对Firefly Aerospace、Relativity Space和ABL Space Systems等非上市公司的命运产生了怀疑。

Rocket Lab股价今年以来累计下跌逾50%,与AXS De-SPAC ETF的跌势一致。但这很不公平:不同于该ETF中的许多公司,Rocket Lab其实已经像当初跟投资者承诺的那样,取得了惊人的成就。

Rocket Lab迄今为止向太空发射了149颗卫星,还于6月份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向月球发射了CAPSTONE航天器。5月份,Rocket Lab借助一架直升机在半空中捕获了一台Electron助推器——这是朝着实现火箭可重复使用迈出的关键一步。相比之下,Astra在过去一年中遭遇了多次发射失败,Firefly的Alpha火箭在第一次试射中爆炸,而Relativity还未尝试过。

Rocket Lab制造优势的价值确实可能被低估了。

“你的第一枚火箭是由多名工程师在受控环境中花费多年时间打造的,” Beck说。“你的第20枚火箭是由一个技术员读着说明文字制造的,按流程来就行。”

此外,Rocket Lab并非真正意义上尚未创收的公司:第一季度销售额为4,100万美元,同比增长124%。该公司尚未盈利(据预计到2024年运营利润将为正数),但这只是因为该公司持续大力投资于即将推出的大型火箭Neutron。而且其业务并不只是发射:有三分之二至四分之三的收入实际上来自于制造卫星部件。

面对一众通过与SPAC合并上市的公司,当投资者终于开始精挑细选时,他们可能会意识到,Rocket Lab早已脱颖而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