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进军元宇宙之路荆棘密布

微软增强现实头戴设备HoloLens的开发一直存在问题,研发团队一位前主管称微软曾有机会主宰该市场。

微软进军元宇宙之路荆棘密布

凭借未来感十足的HoloLens头戴设备,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元宇宙的竞赛中早早占得先机。七年过去了,该公司大举进军增强现实(AR)领域的行动却遇到了技术限制和管理层失去耐心的难题。AR指的是将虚拟图像与现实世界的景象融合在一起。

HoloLens是一款像皇冠一样佩戴在头上的环形电脑,可在连接的目镜上显示数字信息。这款设备尚未成为热销产品。微软搁置了推出新版本的计划,而且一直难以满足其最大买家美国陆军的技术要求。

据一些前雇员的说法以及领英(Linkedin)的资料,过去两年已有100多名员工离开了HoloLens团队,包括长期以来一直领导该团队的负责人。微软对由千余人组成的HoloLens研发团队进行了重组,并削减了预算,这是该公司在盈利增长放缓之际在全公司上下减支裁员的举措之一

“我们曾有机会主宰这个市场,”今年早些时候退休的前HoloLens团队主管Tim Osborne说。“我们曾在很多事情上都遥遥领先。”但他表示,微软没有投入足够的人力或财力来支持这项工作。

据一些为让该设备取得成功而努力了多年的现任和前任员工称,事实证明,打造该头戴设备以及相关运行软件的难度大大超出所有人的预期。其中一些人表示,微软对该产品的战略不明确,且自相矛盾。

微软表示,公司仍有宏伟的计划,要在HoloLens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微软负责对外沟通的副总裁Frank Shaw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微软仍“致力于混合现实(MR)和元宇宙的方方面面”,最新的HoloLens产品“正在帮助客户以新的方式进行合作和参与”,涉及一系列行业。

过去微软也曾在开发硬件方面遭遇挫折,而这次硬件困境发生在AR设备领域。过去几十年里,在便携式媒体播放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等硬件设备的开发方面,微软每次都起步较早,但却将这些巨大的新市场拱手让给了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和其他公司。与此同时,近年来微软在云计算、游戏等多个领域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周二,微软表示,由于个人电脑(PC)销量下滑影响了Windows软件需求,在刚过去的第一财季利润下降,销售额增长放缓

AR技术将数字内容,如三维图像或视觉指示,叠加到用户看到的现实环境中。科技业一些人士认为AR比虚拟现实(VR)有更大的市场机会。VR技术让用户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比如游戏。二者都是更广泛的元宇宙的要素。

到目前为止,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META)主要依靠VR技术来推动其元宇宙业务,该公司销售配备VR技术的Quest头戴设备,让用户进入其虚拟世界。

但Meta和其他主要科技公司正针对AR技术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Alphabet Inc. (GOOGL)旗下谷歌和Meta都有望在未来几年推出自己的AR头戴设备。

本月早些时候,微软宣布将在Meta的Quest头戴设备上提供其软件产品。业内一些人士认为,此举是在押注Meta在为元宇宙打造硬件方面将有运气取得成功。Shaw表示,微软致力于涉足混合现实和元宇宙的方方面面,包括提供第三方硬件。

HoloLens最初是一个实验性项目,当时微软的电子游戏业务部门(热门的Xbox游戏机即由该部门推广)对于下一代游戏系统可能是什么样子展开了各种讨论。据协助领导这项任务的前微软工程师Avi Bar-Zeev说,有一个团队构思出了所谓的“零屏幕”,即使用AR头戴设备最终取代所有其他类型的屏幕。

微软在2010年造出了一个头戴设备原型,通过一根长线与电脑相连。在第一次演示中,戴着这款头戴设备的人可以看到数百个立方体漂浮在他们周围。很快就有软件显示出海豚在空中游动。

曾经试用过早期头戴设备原型的前微软高管Stefan Weitz说:“这项消费者应用带来了令人眩晕的兴奋体验。”

微软工程师Alex Kipman从一开始就领导了这项工作。他推动团队专注于将所有的技术都植入头戴设备应用里,这样就不需要再通过电缆连接电脑。

Bar-Zeev说,在当时,尝试把所有这些技术都塞进一个头戴式设备里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他说:“由于对什么是可行的、什么不可行的有非常教条和固定的假设,我们犯了很多错误。”

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2015年1月份的一次公司活动中介绍了HoloLens,称其是下一个大事件——未来用户将能与虚拟狗互动并就设计项目进行合作。在当年晚些时候的一个电子游戏展会上,微软展示了HoloLens可能如何让玩家沉浸在一个混合虚拟世界中。

由于标价高达3,000美元,这款头戴设备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都太贵了,而且对于这该设备有哪些用途,当时也只有一些有限的概念。因此,微软将头戴设备的重点销售群体转向了企业。

微软组建了几个小组来研究HoloLens的新用途,包括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合作,这项合作使用户能够环视火星表面。通过展示可能的用途,该公司向潜在企业和政府客户推销了这项技术。

微软在公司园区92号楼的地下室里进行了演示。家具被钉在地板上,因为即使是最轻微的变化,这些头戴设备也不能很好地工作。自然光有时会使传感器发生混淆。

当时在场的前雇员称,在演示过程中,微软有时会展示一种功能,让人觉得HoloLens在用户环顾四周时正在完美扫描一个房间,而实际上他们看到的是早前构建的数字渲染。

据知情人士说,一项打算推介给执法部门的功能显示,团队可以如何使用HoloLens来识别枪手的位置,但该设备尚未接近于能够做到这一点。

微软发言人Shaw表示,科技公司在技术完全开发之前就展示其潜在用途并不罕见。他说:“有时候,功能已经准备好进行演示,但后来出于某种原因取消了。”

多家公司开始尝试使用这种头戴设备。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 Co., 9201.TO)尝试用它们来培训机组人员和发动机机械师,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则试图用它们来帮助员工完成制造飞机的复杂步骤。

在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美国经销商那里,遇到维修困难的机械师开始戴上HoloLens,以便与同事远程联系,同事们可以在这些机械师的目镜视场中显示要关注的部件,从而指导他们解决问题。梅赛德斯-奔驰美国公司的现场技术服务部经理Juergen Pietsch表示:“解决问题的速度快多了。”

微软团队已开始研发新版本HoloLens 2,以扩大目镜视场,改善整体体验。最初从游戏组起步的研发团队被调到了Windows操作系统组,然后又被调到云团队。一些前雇员称,微软高管开始对这项工作失去耐心。

微软的Shaw说,在企业开发新技术时,调整预算和测试不同的管理架构并不少见。他表示:“创新项目都需要时间,需要投资,并定期评估。”

2018年,微软与美国陆军达成一项协议,最终价值可能高达218.8亿美元。美国陆军选择微软来开发AR头戴设备的集成视觉增强系统,以帮助士兵在战场上训练和互动。微软获得了4.8亿美元的合同来开发样机。

微软现在不得不在其头戴设备中集成比以往更多的技术,包括摄像头、军用级传感器、无线电和夜视仪,并使之防水和防震。

早期测试暴露了一些问题。微软前雇员说,在战斗演习中,该头戴设备会与本地无线网络断开,使内置的武器追踪器失效,导致无法用来训练。微软前雇员称,这些设备难以跟踪士兵头部的移动,因此很难在他们的显示器上投射数字目标。

一些微软前雇员表示,这些头戴设备很重,戴着不舒服,屏幕会导致视疲劳。有时在使用几个小时后会过热。

2021年10月,美国陆军宣布,将把测试推迟近一年。今年,美国国防部的监察长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该合同“可能导致浪费多达218.8亿美元的纳税人资金”,用于购买士兵可能不愿意使用的设备。8月,美国陆军解冻了这部分支出的早期部分,称这些头戴设备显示出了潜力,但大规模推广可能会进一步推迟,以纠正缺陷。

本月早些时候,Christopher Schneider准将表示,美国陆军最近完成了第一轮测试,该头戴设备达到了陆军的大部分标准。他说,也有一些方面该设备没有达到要求,需要进一步改进,陆军将着手解决这些问题。

微软发言人Shaw表示,之所以创建这些原型设备,就是为了解决技术问题,微软一直在修复这些问题并改进产品。他说:“最新版本的头戴设备已经达到陆军的大部分评估标准,同时还发现了其他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微软前雇员说,在与陆军合作的同时,微软已开始尝试为消费者开发一系列更轻、价格更实惠的头戴设备,并开始与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合作,利用后者的消费设备专长。此外,微软还在试图对企业版的HoloLens 2进行升级。

前雇员说,他们对自己的任务感到困惑,而且工作过度。他们说,有100多人离开了这个团队,其中许多人跳槽到了Meta。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年底,微软首席财务官Amy Hood开始与高管们开会,为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做准备。这名人士出席了其中一次会议。该人士说,微软决定对那些正在增长的领域进行投资,而对于那些投机性较强的项目,则会削减投资。该人士说,混合现实团队的预算被削减了,消费者头戴设备的计划被取消了。

前雇员说,微软搁置了HoloLens 3的计划以及与三星的合作。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的数据,HoloLens自问世以来的总销量约为30万部。分析师估计Meta的Quest 2 VR头戴设备自2020年底上市以来共售出约1,700万部。

首席执行官纳德拉开始对微软的整体元宇宙战略产生更大的兴趣。参加会议的人说,每隔两周,他就会与高管们会面讨论这个问题。

6月份,微软宣布,从一开始就领导HoloLens团队的Kipman即将离职。多年来,微软一直在调查他的职场行为,包括他的管理风格。

Kipman说,离职“是以我们的业务和发展计划为中心的,与所谓对我的行为或管理风格的调查无关”。他的离职是双方商定的。

微软称对员工问题不予置评。

随着Kipman的离职,AR小组被分成硬件和软件两个部分,致使一些员工质疑HoloLens的未来和微软的硬件战略。

HoloLens、军用项目和其他硬件计划现在由微软首席产品官Panos Panay负责。软件方面的工作已经移交给Jeff Teper,他是负责微软职场协作产品Teams的高管。

纳德拉在7月份一次公司会议上说,对于元宇宙,“我们正在采取一种以软件为主导的策略”。

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哪些硬件、技术和公司将主导元宇宙的发展。微软HoloLens的前员工Bar-Zeev说,该公司在AR技术早期迭代中面临的困境表明,未来的开拓者需要保持高度的专注才能取得成功。

“微软的所作所为在很大程度上是围绕着激发人们对元宇宙如何能彻底改变世界的热情,”他说:“而他们真正应该关注的是,是什么能让这个产品比智能手机还要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