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ription

Find more at GeneAka Marketplace With Recent Update on 21/09

中国如何抢占印尼镍业,主导电动汽车供应链关键一环

随着中国企业驾驭了一度堪称高难度的精炼工艺,印尼巨大的镍矿藏对渴求镍资源的电动汽车产业敞开了大门。而中国也顺理成章地在印尼这个已发展为全球最大镍产地的国家占据了主导地位。

印尼群岛现在到处都在兴建镍矿石加工厂,为电动汽车电池提供原材料,而五年前像这样的工厂在印尼连一家都没有。

是什么发生了变化?答案是中国企业取得了技术突破。

随着中国企业驾驭了一度堪称高难度的精炼工艺,印尼巨大的镍矿藏对渴求镍资源的电动汽车产业敞开了大门。而中国也顺理成章地在印尼这个已发展为全球最大镍产地的国家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意味着,在全球争抢能源转型关键矿物的竞赛中,中国得以近水楼台,而美国减少对华供应链依赖的行动则遭受打击。虽然拜登政府极力推动能源供应链的多样化,但就镍矿来说,中国企业把持资源的能力是越来越强了。

近日,中国政府决定对镓和锗这两种对半导体行业至关重要的稀有金属实施出口管制,凸显出关键原材料供应依赖中国可能会带来怎样的风险。

近年来,中国企业已在印尼开办了至少三家专门服务于电动汽车的加工厂,其他一些工厂也在筹建当中。今年早些时候,一家规划中的工厂获得了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的投资,还有一家工厂将由韩国钢铁巨头Posco Holdings建造,这两个项目都有中国公司参与。

根据伦敦大宗商品商业情报机构CRU的数据,2017年还只处于边缘地位的印尼现在已经是电动汽车电池最重要的镍源头,占到2022年全球供应的一半左右,并且这个比例还可能上升。

印尼的镍储量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几百万年前,在现在的印尼东部地区,构造板块发生碰撞,将富含矿物质的海底挤压到了地表,形成富镍区。但由于被称作红土矿的这些镍矿石难以被加工成电动汽车所需要的电池材料,过去几十年的用途主要是生产不锈钢。

中国企业改变了这一局面。他们使用的高压酸浸法(HPAL)存在了几十年,以麻烦远多于价值而闻名。这种工艺要依赖极端的高温和高压,经常会损坏设备,需要耗时费力地维修。

在澳大利亚、南太平洋的新喀里多尼亚和其他一些地方,由西方和亚洲公司主导的早期项目都面临严重的延误和成本超支。

中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运营的一家工厂起初也跟别的工厂没什么不同。但设计该工厂的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China ENFI Engineering, 简称:中国恩菲)及其生产伙伴逐步微调和修复了问题。矿业分析人士说,他们的调整虽然是渐进式的,只涉及一些小的创新,但却让这家工厂稳定下来,为此类设施在不发生重大故障的情况下稳定运行打造了一个新样板。

持有这家工厂股份的加拿大公司Nickel 28的战略主管Martin Vydra表示,另一些中国公司也效仿这种模式,包括把经验丰富的技术支持人员从这家巴布亚新几内亚工厂带到印尼。

他说:“最重要的是中国人有转移技能和知识的能力。”

中国的宁波力勤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Lygend Resources and Technology, 2245.HK, 简称: 力勤资源)就是受益者之一,这家公司2018年曾与印尼矿业公司Harita Group合作打造印尼第一家采用HPAL工艺生产电动汽车材料的工厂。一位熟悉Harita业务的高管称,该公司曾与上述巴布亚新几内亚工厂的设计公司中国恩菲合作过。

中国恩菲和力勤资源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中国恩菲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子公司,该公司4月份在其网站上表示,在HPAL技术方面取得的成功对中国企业来说具有变革意义。

该公司表示:“技术的研发应用及推广,让全球低品位红土镍矿大规模开发成为可能,使中国企业获得更多资源开发机会。”

由中方主导的其他合资企业也纷纷涌现。鉴于HPAL技术过去的表现良莠不齐,矿业分析师们起初并不怎么看好,但这些项目却迅速发展起来。“

// LAST UPDATED ON 21/09
Amazon Most Wished For

通常的开发阶段,即可行性、审批、施工和调试都以创纪录的速度在进行着,” 能源研究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分析师Angela Durrant在4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HPAL技术的实施可能比西方国家更快,价格更低。”

环境分析人士警告说,这其中存在重大风险。HPAL设施是碳密集型的,会产生大量废料,在印尼这种多雨多地震的国家很难安全储存。2019年,上述巴布亚新几内亚工厂未经处理排放出来的溶液被发现污染了附近的水源。Harita表示,该公司将废料安全地储存在陆地上。印尼政府表示,不允许HPAL废料在海洋中储存。对西方汽车制造商来说,源源不断的印尼镍保证了稳定供应。但在一个越来越有争议的地缘政治环境中,镍的存在也可能让情况变得更复杂。

美国总统拜登的标志性清洁能源政策是去年通过的《通胀削减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在这项法案中,电动汽车补贴与矿物采购要求联系在了一起。这意味着在哪里开采和提炼矿物,以及由谁开采和提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按照法律要求,要想取得某些补贴资格,电动汽车电池所含的矿物需主要来自美国或与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这当中不包括印尼。根据法律条款,中国企业对印尼镍产业的大规模参与也很可能引起警惕。相比中国企业,非中国公司态度更谨慎一些。巴西矿企淡水河谷(VALE)旗下的印尼部门曾与住友金属鈜山(Sumitomo Metal Mining)合作十年,在印尼东部苏拉威西岛开发一个镍项目。按计划,淡水河谷负责开采,住友负责在一个HPAL设施中加工镍矿石。

据一位曾参与该项目的淡水河谷的前雇员称,该项目遇到阻碍,争论点包括废料应倾倒于何处,以及一旦出现储存问题应该由谁担责。这位前高管称,在中国公司不断开拓进取的时候,淡水河谷的高管们却因为项目进展迟缓而倍感沮丧。住友金属鈜山于2022年4月退出了这一项目,称新冠疫情延误了审批,且得知淡水河谷已开始寻找替代方案。两天后,淡水河谷与中国的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Zhejiang Huayou Cobalt Co.,ltd., 603799.SH, 简称:华友钴业)签署协议,开发一个设施。

住友金属鈜山的一位发言人说,作为一家矿业公司,“合理谨慎是不可避免的”,为的是施工期间和之后不发生事故。他说,这个项目因为“时间安排上”的分歧而搁浅了。淡水河谷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与华友钴业合作是因为项目规模更大。3月,福特宣布投资该厂。福特的一位发言人说:“与其他全球汽车制造商一样,我们的供应链采用世界各地最好的技术、工艺和矿产,其中也包括中国企业的供应。”

Original Post

//Last UPDATE ON 18/09
Today's de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