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在线配送市场应运而生:10分钟送货上门

新一代快递初创公司正在世界各地争夺投资者手中的现金和冲动买家的忠诚度,承诺最短在10分钟内将食品杂货送上门。

Trefor Moss2021年11月2日15:55 CST 更新

https://cn.wsj.com/articles/一个新在线配送市场应运而生-10分钟送货上门-11635839710?st=l8n690kw7gmbjhc&reflink=desktopwebshare_permalink

新一代快递初创公司正在世界各地争夺投资者手中的现金和冲动买家的忠诚度,承诺最短在10分钟内将食品杂货送上门。

在新冠疫情推动下,网购成为了消费主流,为规模达每年2万亿美元的全球食品杂货市场带来重大革新。如今,新晋公司正寄望于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它是从推动全球线上食品配送的模式中衍生而来的。

这些新的快速配送初创公司使用名为“幕后店”的小型仓库,配备全职员工。高管们表示,与现有配送公司相比,雇佣专职员工配送公司自有库存的货品,可以减少送货时间并提供更稳定的服务品质。而现有的配送公司通常雇佣零时工配送第三方销售的货品。

这些初创企业已经在布局,希望利用它们所说的介于较大型超市连锁店和街角便利店之间的这样一个服务不充分市场的机会。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对英国快递初创企业Zapp进行了投资,Lightspeed的英国合伙人Rytis Vitkauskas称:“便利店零售是零售业中最后全面转至线上的领域之一,但在疫情导致停摆后确实迎来了风光时刻。”

上周,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旗下的优食(Uber Eats)和家乐福(Carrefour S.A., CA.FR)宣布在巴黎推出一项15分钟送达的杂货配送服务。这项合作包括配送家乐福合作伙伴Cajoo经营仓库中的存货。

优食在台湾正在试行利用公司自有仓库加快杂货配送。该公司还与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支持的GoPuff在美国进行合作,从其400多个仓库快速配送便利商品以及其他货物。在美国便利店配送市场处于领先地位的竞争对手DoorDash Inc. (DASH)最近表示,该公司也在探索自有仓库,用于杂货配送。

伦敦已经成为竞争特别激烈的试验场,至少有八家初创企业在当地提供极速配送服务。总部位于土耳其的Getir Perakende Lojistik AS和德国的Gorillas Technologies Ltd.等公司都在伦敦的双层公交车上投放了广告。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支持的成立时间更早的外卖公司Deliveroo Holdings PLC 9月份表示,将在伦敦推出其自有的10分钟食杂配送服务。

英国的食杂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少数几家连锁店争夺着市场份额,该市场长期以来都在推动创新,助力开创了在线食杂配送和“线上下单,线下提货”服务方式,后者在美国被称为“路边提货”服务。

虽然英国多数大型连锁店都提供当日达服务,但它们的配送速度无一能及这些初创企业。亚马逊在伦敦拥有Whole Foods门店,并提供Amazon Fresh杂货配送服务,亚马逊承诺的最快配送时效是“当日达”。这其中就留下了商机,让一些公司可以向急于收货的顾客提供服务。

根据筹款公告,近年来投资者已向杂货速递初创公司投入了至少7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投资发生在2021年。Gorillas今年10月曾表示,在由德国老牌快递公司Delivery Hero SE牵头的一轮融资中筹集了大约10亿美元。今年早些时候,GoPuff从软银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0亿美元。西班牙初创公司Glovo已经筹集了4.5亿欧元(合5.221亿美元)。

在抗疫封锁期间配送需求飙升以及行业可能整合的背景下,投资者的目光投向杂货速递领域。咨询公司毕马威(KPMG)英国零售行业主管Paul Martin说:“这种服务显然存在需求,而且疫情加速了这种需求。”“但可能只有一两家企业会胜出并占据主导地位。”

Martin说,除了业者之间可能合并之外,大型连锁超市可能会选择收购一些前景更好的初创企业,或与之合作,这为投资者提供了获得短期回报的可能。英国最大超市集团乐购(Tesco PLC, TSCO.LN)上周四表示,正在与Gorillas启动试点,开始在其部分门店提供10分钟配送服务。

Martin表示,但大多数初创企业将无法实现盈利,因为它们经营自家门店,拥有产品库存,雇佣门店员工和配送员,这种模式使得运营成本高企。

总部位于伦敦的Zapp承诺在20分钟内送货上门,配送时间比其他一些公司略长。该公司负责战略的副总裁Steve O’hear称,在这个时间窗口内提供稳定的配送服务更容易,而消费者更在意的是信守承诺,而不是提前几分钟拿到苏打水和薯片。

根据PitchBook的数据,Zapp已从LightSpeed等投资者手中筹资约1.05亿美元。去年年底,Zapp开设了其首家“幕后店”——类似于一家不对外开放的便利店。该公司目前在伦敦运营着24家这类店面,在英国其他城市以及阿姆斯特丹还有更多店面。

这些“幕后店”类似于食品配送公司在全市各处设立的暗黑厨房(dark kitchen),后者用于为来自几家不同餐厅的订单准备餐食。Zapp的“幕后店”每天24小时营业,作为迷你配送中心,为周边方圆约两英里(约合3.2公里)的客户提供服务。

顾客可通过一款智能手机应用在线下单。这项业务旨在满足人们瞬间的购物欲和轻微紧急情况下的需要:据伦敦Shoreditch社区的Zapp门店经理Ana Alves称,冰淇淋和卫生纸是此类服务种最畅销的两种商品。

在Zapp幕后店的前台,一名工作人员会监控多个电脑屏幕,跟踪库存、订单和配送情况。店内货架上主要陈列各种零食、饮料和家庭必需品。

一声“哔”声会提醒该幕后店收到一份订单,随后商店的“拣货员”会迅速抓起一个篮子去取货。在最近的一天,来了一份订购肥皂、鹰嘴豆泥、鸡蛋和香蕉的订单。拣货员一遍从戴在手腕上的一个设备上读取信息,一边就将商品打包好并交给送货员。送货员骑上停在门外的电动自行车飞驰而去。

这一策略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与较传统的在线食品外卖的一个关键区别是,Zapp和其他公司雇佣的送货员和店员是长期员工。顾客期望的是稳定性和可靠性。O’Hear表示:“而我们只是不相信,把零工经济的员工派到别人的商店去能做到这一点。”Alves和Shoreditch门店的其他员工称,Zapp提供的条件远好于伦敦零工经济雇主提供的条件。

Zapp对金额30英镑以下的订单收取1.99英镑(合2.73美元)的配送费;订单金额超过30英镑则免配送费。即便Zapp的配送时间为20分钟,长于一些竞争对手,该公司的表现也只是好坏参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下达了三份送至纽约不同地址的订单,送达时间分别为56分钟、42分钟和11分钟。

O’Hear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说,Zapp约有90%的货物能够准时送达。如果订单严重逾期,该公司会将订单全额作为信用额返还。Zapp订单的平均金额约为35美元。Zapp称其三分之二的交易都是有利润的。

另一家位于伦敦的初创公司Weezy Group Ltd.希望经常使用其服务的客户能够将其作为食杂实体店主要消费方式的一种补充。Weezy的联合创始人Alec Dent说,该公司的目标客户是那些希望在周中的“每周补充购物”中购买优质本地产品的家庭,这些家庭周末会定期到实体超市购物。

Dent说:“我们不是要取代谁,而是要提供一种新型的购物渠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