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体在能源价格重压之下步履蹒跚,难以走出困境

随着乌克兰战争持续和西方对俄罗斯制裁加强,能源价格正常化的前景正变得渺茫,俄乌冲突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因此加剧,其中欧洲似乎尤其脆弱。

西方经济体在能源价格重压之下步履蹒跚,难以走出困境

Paul Hannon /

Alistair MacDonald

2022年5月12日08:10 CST 更新

随着乌克兰战争持续和西方对俄罗斯制裁加强,能源价格正常化的前景正变得渺茫,俄乌冲突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因此加剧,其中欧洲似乎尤其脆弱。

2021年全球经济开始从新冠疫情中恢复并首次出现增长,但随着俄罗斯2月24日入侵乌克兰,能源价格再次飙升,反映出人们担心受军事活动、西方制裁或莫斯科方面的报复影响,俄罗斯这个全球最大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之一的油气供应将枯竭。

由于俄罗斯未能速战速胜,经济学家们现在认为,即使没有新的制裁措施,能源价格今年也可能不会大幅回落,甚至还会进一步上涨,因为避开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使得西方可以利用的全球油气供应减少。

这意味着,通胀处于高位的时间可能会比上述入侵开始时预期的更长,令家庭消费能力承压并使生产成本居高不下。

壳牌公司(Shell)首席执行官范伯登(Ben van Beurden)上周表示:“我们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高能源价格带来的所有难题;生活成本出现非常明显的上升。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

由于许多人很难减少能源消耗,经济学家预计,电力、取暖燃料和汽油价格的上涨会限制家庭在其他商品和服务上的支出。

这可能会打击除最大能源出口国以外的其他所有国家的增长。摩根大通(JPMorgan)的经济学家估算,在俄乌战争爆发后,美国的汽油价格已上涨了20%,这可能会使花在其他商品和服务方面的支出每月减少96亿美元。

与美国不同,欧洲使用的大部分能源都依赖于进口。因此,当价格上涨时,家庭和企业的大部分额外支出会流向俄罗斯、中东和北非的供应商。随着欧洲试图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其中一些能源支出甚至流向了美国,美国正在成为向欧元区供应液化天然气的重要来源。

这样一来,能够花在欧元区内部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上的钱就更少了,尤其是考虑到现有制裁阻止了俄罗斯购买欧洲商品。在美国,能源价格上涨往往会引发消费能力转向可生产能源的各州,以及那些拥有能源生产企业股份或为能源生产行业服务的相关各方。

欧元区的家庭能源价格在4月份同比增加近40%,涨幅超过了20世纪70年代的任何一年,尽管那十年间能源价格曾创出一系列大幅的年度升幅。

虽然美国经济在第一季度有所收缩,但消费者支出却迅速增长。欧元区的相关详细数据需要更长时间来汇集,但欧元区四个最大成员国中的两个,即法国和西班牙都公布了家庭支出的下降。

专门为企业提供贷款的瑞典银行SEB周二将其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3.5%下调至2.6%,但将对欧元区经济增长的预期几乎砍半,从4%下调至2.1%。

业务遍及全球的法国大型连锁超市家乐福(Carrefour S.A., CA.FR)表示,正向供应商施压,要求它们尽可能长时间地限制或推迟涨价。

家乐福首席财务官Matthieu Malige上周称:“我们正在想尽办法来保护客户的购买力。”

与美国消费者一样,欧洲消费者在疫情期间攒下了一些积蓄。但考虑到欧洲物价上涨速度如此之快,且工资水平一直停滞不前,欧洲消费者的购买力正在迅速受到侵蚀。

欧洲央行的一些经济学家估计,去年最后三个月,能源价格上涨抵消的欧元区消费能力相当于本地生产总值的1.3%。自那以来,物价一直在上涨,特别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hilip Lane上周在一次演讲中表示:“欧元区的石油和天然气主要依赖于进口,这对贸易条件构成了一个重大不利冲击,拉低了欧元区的实际总收入。”

英国央行也面临着同样的两难境地,该行正通过加息来抗击通胀,而这又给早已因能源价格上涨而放缓的经济泼上冷水。

英国决策者上周四宣布上调关键利率,这是英国央行连续第四次在议息会议上加息。决策者同时警告说,未来一年英国经济将处于衰退的边缘。这一悲观预测很大程度上归因于能源价格,能源价格在4月份飙涨了54%,预计在10月份将跳涨40%。

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称:“我意识到,这将给许多英国人带来困难,尤其是最低收入人群。”

经济放缓的初步迹象已开始显现。与美国和其他大型经济体不同,英国每个月都会公布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经济学家Sanjay Raja预计,定于本周四公布的最新数据将显示英国经济在3月份“持平”;Raja表示,在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里英国经济可能出现萎缩。

最近几个月,生活成本上升已经开始影响John Risby的无酒精饮料公司的销售。他说,随着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受到挤压,他们开始转向价格低廉的软饮料,避开较高档的无酒精啤酒和葡萄酒。

Risby是位于英格兰东部的The Alcohol-Free Shop的董事。他说:“我认为我们不得不撑下去,只希望能够避免经济衰退。”

如果在欧洲国家找到新的供应商之前,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就彻底中断,将会对欧洲地区的生产能力造成更大的打击。

“如果天然气供应真的中断,我们真的无法充分判断会发生什么,”德国汽车巨头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的首席执行官Herbert Diess本周表示。“我们正试图尽可能地保持韧性。”

饱受能源价格上涨之苦的并非只有欧洲消费者。他们的雇主也是如此,特别是能源密集型制造商。

英国塑料部件制造商CamdenBoss的订单是增长了,但油价上涨已使该公司的关键原材料变得更加昂贵。与此同时,工人正要求加薪以抵消通胀影响,而大客户则不愿支付更高的价格。

这些因素的叠加影响正在侵蚀利润。CamdenBoss的董事总经理Katy Davies称,她担心,除了裁员外,没有更多节约成本的办法了,而她又不愿意裁员。

“很艰难,”她说。“通胀的持续上升何时才能结束?现在比任何时候都紧迫。”

虽然欧洲经济增长的大幅放缓似乎不可避免,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欧洲大陆或可避免陷入衰退。欧洲民众现在仍然有一些新冠疫情时期积攒的储蓄可用。

另一个有利因素是,与过去两年的情况相比,新冠疫情今年夏天对欧洲传统消费假期的威胁减小了,这可能给南欧国家带来提振。

德国Berenberg Bank的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说:“虽然消费者对购买耐用品有所保留,但之前新冠疫情令很多消费者无法光顾海滩,现在他们似乎渴望再次去海边度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