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游戏战略如何抗衡强强联手的微软和动视暴雪?

微软收购动视暴雪的交易若成行,微软将会掌控全球人气极高的一些游戏。而索尼需要就如何强化自身的软件阵容、是否继续强调硬件以及在元宇宙领域何去何从作出决定。

索尼游戏战略如何抗衡强强联手的微软和动视暴雪?

索尼集团公司(Sony Group Corp., 6758.TO)现在的处境可能许多游戏玩家会有同感:都升到最高级别了,却发现一个老对手不仅仍在虎视眈眈,还变得更加强大了。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拟以750亿美元收购游戏发行商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 Inc., ATVI),该交易若成行,微软将会掌控全球人气极高的一些游戏。索尼需要就如何强化自身的软件阵容、是否继续强调硬件以及在元宇宙领域何去何从作出决定。元宇宙是3D虚拟世界,从游戏中汲取了不少启发。

微软把动视暴雪旗下《使命召唤》(Call of Duty)、《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等游戏系列视为自家Game Pass服务的未来核心。该服务的用户每月花费10美元,便可畅玩多款游戏。Game Pass对索尼的PlayStation Plus服务构成挑战,而微软对软件的侧重让其与索尼形成更鲜明的对比,后者引以为豪的仍是把最新的超现实图形能力注入PlayStation 5之类专有设备。

索尼股价目前是八年前的八倍,这八年是该公司76年历史上最成功的时期之一。微软收购动视暴雪的消息引发索尼股票遭遇罕见的抛售,其股价上周三下挫近13%,次日反弹5.8%。如果想要保持领先地位,就得能适应这样一个科技生态系统:更多公司正通过Netflix、Apple Music、Amazon Prime等订阅服务与消费者建立直接的关系。

该公司的视频内容部门索尼影视娱乐(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像售卖军火那样向各平台出售内容产品,价高者得,包括将有几十年历史的情景喜剧《宋飞正传》(Seinfeld)的播放权出售给Netflix Inc.(NFLX)的平台。而像阿黛尔(Adele)这样的索尼音乐旗下歌手的歌曲最容易在Spotify等非索尼平台上听到。

在游戏领域,由于PlayStation Plus直接销售给玩家,索尼更接近Netflix的模式。投资者将这一业务视为该股表现不错的一大原因。

十年前,这家当时仍依赖电视机和便携式音乐播放器的公司只有八分之一的收入是来自游戏业务。如今,游戏和网络服务是索尼最大的业务领域,占其收入和营业利润的近三分之一。

索尼首席执行官吉田宪一郎(Kenichiro Yoshida)在今年1月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曾表示,要打造更多融合索尼优势的“社交娱乐空间”,比如虚拟观看足球比赛,或者可以让用户在电动车里享受到完整的游戏体验。在微软达成收购交易后,索尼发言人拒绝就索尼的战略发表评论。

索尼的PlayStation 5于2020年11月上市,大约与微软最新的Xbox同时发售,这两个产品系列已经竞争了20年。截至去年9月,索尼已经售出了1,340万台PlayStation 5,如果不是半导体短缺的问题,这个数字可能还会更高。

但涉及到利润时,内容才是王道,尤其是独家内容,这似乎可能成为索尼和微软展开激烈争夺的战场。动视暴雪的《使命召唤》系列游戏自2003年以来的销量已达4亿,该系列多部游戏位列PlayStation平台上十大畅销游戏之列。鉴于这个系列游戏的热度,游戏玩家和投资者担心,如果动视暴雪交易成行,微软可能会对索尼平台收回许可权。

上周四索尼表示,期待微软保证允许玩家通过非微软平台登录动视暴雪游戏。几个小时后,微软游戏业务负责人Phil Spencer发表推文称,他已经向索尼领导层表达了“保留PlayStation平台上《使命召唤》游戏的愿望”。

分析人士表示,微软可能会允许PlayStation用户购买动视暴雪的游戏,但可能限制其他分销渠道。

研究机构ABI Research的Michael Inouye说:“我可以想到的一个可能性是,像《使命召唤》这样的游戏会在多个游戏机平台发行,但云游戏线上服务和订阅服务只限于微软的用户。”

微软称其Game Pass拥有2,500万订户,一年前订户数为1,800万,而索尼PlayStation Plus截至去年9月拥有超过4,700万订户。

分析师猜测,索尼可能会寻求并购一家大型游戏发行商来抗衡微软这一举动。近年来索尼收购和投资了一些软件公司,但交易规模均不大。

Azure云计算服务是微软的一个武器。当玩家们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交锋时,是强大的计算机在幕后处理这些数据。微软可以借助Azure为自有游戏量身定做云服务。

索尼已表达出对使用Azure的兴趣,两家公司2019年5月表示在进行商谈,但迄今未宣布有任何进展。索尼表示商谈仍在继续,而微软不予置评。索尼的游戏部门员工曾表示,他们依赖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旗下的Amazon Web Services。

在中国,索尼和微软落后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腾讯既是云计算运营商,也是全球收入最高的游戏公司。腾讯为自己的热门游戏《王者荣耀》提供云计算支持服务,人们通常在智能手机上、而非专业游戏设备上玩这款游戏。

对于索尼来说,云计算支持的游戏业务尚未成为其核心业务。Niko Partners的市场研究人员Lisa Cosmas Hanson说,索尼游戏业务大约60%的用户仍是将游戏软件下载到他们的游戏机上去玩,而不是通过云平台在线上玩。

与此同时,在对于下一代游戏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一项硬件方面,索尼领先于微软和其他公司,这款硬件即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就Meta Platforms Inc.旗下Facebook倡导的元宇宙概念而言,这一头戴设备也属于核心硬件,在这个领域,索尼的技术可能会给自身带来优势,不过该公司还没有就此宣布明确战略。

分析师称,索尼自2016年推出PlayStation VR头戴设备以来,已售出600万台,并计划很快发布升级款。微软则选择销售由惠普(HP Inc., HPQ)等其他公司开发的设备。

PlayStation业务主管Jim Ryan本月在拉斯维加斯表示:“我们将引领探索新技术的方向,带来新的娱乐体验。虚拟现实是这一理念的核心所在。”

Leave a Reply